Jenin是否有屠殺發生?公關策略與媒體戰爭

在以色列,Jenin主要被視為是一個公共關係的問題。看起來甚至軍隊與政府都相信以色列正在贏得這場宣傳的戰爭。最後,這場戰爭中所有相關的規則都必須要嚴格遵守以下的規則:決不公佈現場即時的圖片與資訊,完全掌控地方媒體便可以無憂無慮。

http://www.indymedia.org.il/imc/israel/local/webcast/uploads/
jenin_-_the_propaganda_battle.htmoblbuk.htm

作者:Tanya Reinhart〈Tel Aviv大學,語言學與文化研究教授〉

在以色列,Jenin主要被視為是一個公共關係的問題。看起來甚至軍隊與政府都相信以色列正在贏得這場宣傳的戰爭。最後,這場戰爭中所有相關的規則都必須要嚴格遵守以下的規則:

第一原則:決不公佈現場即時的圖片與資訊!以色列防衛部隊〈IDF〉想要完全防止媒體在事件發生當下進入 Jenin。於是,大家都被相互攻擊、彼此矛盾的報導所圍繞;從難民營逃出來的巴勒斯坦目擊證人的恐怖證詞,以及以色列防衛部隊的徹底否認。同時,以色列防衛部隊的毀滅任務可以繼續進行十天之久。

在四月九日,以色列防衛部隊在 Jenin 的「任務」執行中的第七天,以色列媒體報導軍隊的焦慮情緒。「防衛部隊的軍官對 Jenin 中所發生的事情,表達了他們的震驚情緒。『當世界總會看到我們在那裡做了什麼事情的照片時,那會帶給我們更大的傷害。』」(Ha’aretz Hebrew edition, Amos Har’el and Amira Hass, April 9, 2002) 他甚至說溜了嘴,提到這個禁忌的字:「大屠殺」。〈當然,他馬上否認了。〉

以色列的反擊馬上地展開了。「外交部正在動員各方力量,反對巴勒斯坦人指控以色列防衛部隊在 Jenin 難民營進行大屠殺。」(Ha’aretz, April 10, 2002) 一個由以色列防衛部隊與外交部所組成的的特殊公共關係中心在耶路撒冷成立,負責人 Gideon Meir 告訴媒體以色列版本的主要原則:

a. 在 Jenin 發生的是一場激烈的戰役,而不是屠殺;
b. 戰況很激烈是因為以色列防衛部隊企圖要減少市民的苦痛〈suffering〉;
c. 公關策略〈PR campaign〉應該直接注意恐怖份子造成以色列的傷亡。
(Ha’aretz Hebrew edition, Anat Cigelman and Aluf Ben, April 9, 2002.)

宣傳戰的第二個原則:如果你完全掌控地方媒體,你可以無憂無慮〈pass anything〉。這些訊息不斷地被重複傳達,一次又一次,不只被所有的政客與以色列發言人再三傳達,同時幾乎每一個新聞記者,撰寫進新聞報導中,同時也被分析家與專欄作家,偽裝成為一個自發性的行動表達一個受教育知識份子的意見。例如 Ha’aretz 社論版本的宣傳文宣:「有證據支持〈Jenin 發生了〉強烈的戰鬥,但是我們可以謹慎地說,在 Jenin 難民營中沒有發生下列事情:沒有大屠殺、沒有任何軍官下了〈屠殺的〉命令,也沒有這種從容不迫地、有系統地屠殺無武裝平民的事情發生。(Ha’aretz, April 19, 2002, editorial column)

這個界線相當複雜。大屠殺這個字也許會喚起我們的想像,士兵逐戶射殺找到的每個男人、女人跟小孩〈就像在 Sabra 和 Shatila〉。這樣的屠殺的確沒有在 Jenin 發生。沒有任何巴勒斯坦的消息來源是這麼描述的。然而,Ha’aretz 還有其他的每個人都堅持假裝,屠殺這個字就該這麼固定的解釋。在 Jenin,真正發生的是軍隊完全無視於該區還有不知道多少的家庭與老弱婦孺,然後用眼鏡蛇武裝直昇機發射飛彈,日夜轟炸那裡。有些房子是被推土機輾過去,輾出一條坦克車的康莊大道。沒有人一個一個屠殺那裡的人們;他們只是被埋在炸碎、或者輾平的家園瓦礫堆中。其他人傷重死於小徑,或者在廢墟中哭泣終日,聲音慢慢消逝。

一點一點地,後備軍人們的證詞在以色列媒體的後台被過濾、篩選:「在最初戰鬥的時刻之後,當指揮官被殺之後,我們的命令相當明確:無論是否有人從裡面攻擊,射擊每一扇窗戶、sow〈播種,散佈?〉每一棟房子。」當士兵們被問到你們是否有看到民眾受傷,後備役的士兵回答說:「以我個人來說,我沒有看到。但是問題是,人們是待在房子裡面。最後幾天,走到房子外面來的大部分是老人、女人和小孩;他們幾乎都在那裡,並且被我們打到。這些人沒有機會離開難民營,而且是很多人…(Ofer Shelah, Yediot Aharonot’s weekend supplement, April 19, 2002)

對很多後備軍人來說,這樣的描述足夠讓他們打起寒顫;而且他們不在意這些行動是否符合「大屠殺」這個字的意思。公關策略成功的地方在於,需要強調我們並不是在說,砲擊與屠殺民眾,而是說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役,不小心偶爾會傷及無辜。

根據以色列軍方表示,在 Jenin 難民營中,約一萬五千名難民非常擁擠而密集,其中有數打被通緝的恐怖份子、以及數百名武裝人員。在這樣的戰鬥狀況裡,怎麼樣才算恰當?公共關係中心以第二原則作了澄清,他們說剷除整個難民營是可能的做法,包括所有民眾,透過幾顆 F-16 飛彈準確地命中目標,就可以除去所有的恐怖份子,並且以色列軍方沒有任何傷亡。但是軍方冒著極大的危險,為了要不傷及巴勒斯坦人的性命,遂以地面方式進行戰鬥。如果這是選擇的範圍的話,以色列軍隊在 Jenin 證明了以軍是一支相當人道的軍隊。

在我們開始消化,我們以色列人在 Jenin 作了什麼之前,大概還要有一段時間。我沒有可以表達我對於巴勒斯坦人民的羞辱,以及可怖的痛楚。於是我對我們自己的人民,講述在 Jenin 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一個好友三天前在往 Sinai 的路上被謀殺了;他是在所謂反抗圈子裡頭的一個畫家、也是一位電腦專家。非正式的報導指出,他是被一個要為巴勒斯坦人的性命報仇的埃及人所殺。他沒有辦法分辨我的朋友,與這些日子我們所聽到的,在 Jenin 的那些後備軍人之間有什麼不同。事實上,他們看起來真的很相似,而且那裡面也有很多人從事電腦業。Itai Angel,上週五晚上在第二頻道電視新聞訪問後備軍人的年輕記者,可能設法要說服在我們這個小圈子裡頭的朋友,這些好人….以及他們的天性,是不可能犯下大屠殺的罪行的。於是,根本沒有大屠殺這件事。只有一場激烈的戰鬥,然後我們都沒事。但是出了我們這個小圈子之外,沒有人在看 Itai Angel。大家都在注視 Jenin 的廢墟。我們已經讓整個回教世界都反對我們。

附錄:在成堆屍體上的戰役〈未譯〉

[相關鏈結]

Ariel Cohen:Jenin,巴勒斯坦的天大謊言
http://www.nationalreview.com/comment/comment-cohen041602.asp
〈Ariel Cohen 是美國華盛頓,傳統基金會研究員〉

國際特赦組織:Jenin 大屠殺的證據越來越多
http://news.bbc.co.uk/hi/english/world/middle_east/newsid_1937000/1937048.stm

以色列後備軍人的說法
http://news.bbc.co.uk/hi/english/world/middle_east/newsid_1927000/1927974.st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